您当前位置: 那诺 >> 民族文化
哈尼的年
[ 元江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1-04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梯田、云海、彩霞、村落,元江县那诺乡阿尼寨就出落在这诗一般的意境里。哈尼族村落一般由有血缘关系的家庭聚族而居。

哈尼族朋友朗居打电话说:“这两年哈尼的日子慢慢好起来了,今年准备把寨子停了几十年的长街宴习俗,恢复起来!”

 寨子一旁的长街宴,已经摆出了一条长龙。

2018年的十月年,我们又如约而至,到寨子脚,远远地看到朗居笑眯眯地迎过来。此时,全寨50余户260多人,已经在寨子里新修好的水泥路上,摆出了一条长龙宴席,桌子上哈尼美酒及美味食物琳琅满目,寨子里的摩批头人,正准备放炮仗祭祀祖先开席。

朗居搂着自己80岁的母亲照相,眼里充满了幸福与满足的微笑。

朗居姓李,元江县那诺乡阿尼寨人。50岁的朗居个子高大魁梧,说话声音异常响亮,虽然读书不多,但凭他的热情、吃苦、顺应与谦卑品性和坚强的信念,在城里打拼几年后,站稳了脚跟,每年收入都不错。朗居的家,是哈尼人中不多的四代同堂之家。近十年来,朗居不管走到哪里打工,总是把70多岁的老母亲带在身边,悉心照料,早年我进入阿尼寨采访拍照,恰好是哈尼大年的第二天,我们在寨子里转悠,酒席上的朗居看见我们在院子门口,出来把我们一行四人连请带拉,拽进宴席。酒足饭饱告辞之时,朗居的母亲硬要塞给我们每人一份礼物,包括糯米粑粑、红蛋、腌肉、香肠、豆腐肠等过年美食,那份热情,根本容不得推辞。同行的朋友感慨万分,纷纷说这绝对是我们的哈尼第一亲戚。

 朗居39岁的兄弟媳妇阿泽,在镜头前庄重而矜持。

日影渐斜,太阳偏西,火塘边的老妇从容生火,静静地忙活着、等待着从远方归来的儿孙。

夜幕降临,阿尼寨的族人们燃起熊熊篝火,围火而坐,男女老少载歌载舞,以歌舞的形式成全着自己家庭的团圆。

这是对家园的一次重温,更是对生活的一次创想。哈尼人的习俗伦理和情趣品位,以及代代相传的生活观念和处世哲学,通过有品质的文化物件、有品位的乐活之人、有品格的家道精神,传承着哈尼特色的生活情趣和生活智慧。席间聊起家事,朗居认为,在外打工虽然很苦,但觉得有奔头,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实际的回报,比起在家耪田种稻要好……说话之间,夜幕已经悄悄降临。寨子里的乡亲和外来的朋友们在醉意之中开始舞蹈、放焰火,然后大声歌唱,接着又是烧烤、喝酒,寒暄、拜年,展现那些多年被忽略的细节和讲究。也许,人们正是因为对于团聚的渴望,才创造了节日。因为每一个节日都是一个辛苦劳作的节点,每一个节日都成了人们为相聚而不懈努力的奔头。哈尼人创造并遵循着自己特有的民族文化、节庆方式,传递和沿袭的是共同的家庭和家族的团聚深情,而这种情感本身,具有超越民族的意义和力量。

年前的一段时间,是哈尼人一年当中难得的闲暇时光,多数妇女都以绕线、纺线这样的手工活计迎接新年的到来。

也是在十月年迫近的时候,人们忙着给自己的新房子封顶。

公路上,十月年这几天是一年当中最容易堵车的时候。远在他乡打工的哈尼人,开着自己的爱车回家过年。

哈尼族历史上长期使用十月历法,因而保留了以农历十月为岁首的传统节俗,因此得“十月年”之名。十月年是对哈尼族传统新年的汉语译称,是喜庆丰收、辞旧迎新的重大年节,也是哈尼先民古老“十月历”的文化遗存。根据哈尼历法,每年农历十月的第一个属龙日就是新年的开始,相当于农历春节的大年初一。现今,多数哈尼族地区不同程度保留着十月年的传统习俗和历史记忆。虽然哀牢山红河谷各地哈尼族,对十月年的名称、节期、仪式与活动等有一定差异,但都是以古老的农耕传统为节日的文化根基,以敬神祭祖、祈福驱邪、走亲赠礼等活动表达哈尼人追求村落安康、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的诉求。

夜晚,通向寨子的山路车来车往,年的快乐溢满了整个哀牢山红河谷。

年节期间的活动,既表达了哈尼人对幸福生活的追求,也反映了哈尼人万物平衡和谐的伦理观念;既是感恩祖先,也是总结交流出门打工、农事得失、社会知识的方式,同时又是自我犒劳以备来年春耕,在外打工吉祥顺遂的祈愿;节庆强化了哈尼人社会关系以及长幼有序的社会伦理,而追求亲和的“和为贵”生存空间,就是哈尼族十月年的重要文化内涵。也是农耕民族的一个基本特点,为每一个生命个体注入了强大的精神力量。(罗涵  文/图)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