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江纪检 >> 经验交流 > 正文

大力整治基层“微腐败”的实践探索及建议对策

2019-08-16

近年来,农村基层“微腐败”问题易发多发、量大面广,严重损害了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啃食群众“获得感”,侵蚀干群关系和党的形象。为切实维护群众利益,元江县纪检监察机关重拳惩治农村基层“微腐败”问题,着力解决损害群众利益的突出问题,群众对正风反腐的“获得感”不断提升。但是, 一些基层干部“不想腐” 的思想尚未完全形成, “微腐败” 在一些地区不同程度的存在,不仅严重侵害了群众的根本利益,也破坏了党群、干群关系。因此,必须高度重视,直面“微腐败” 的特点及危害,分析其形成原因,研究对策进行有效治理,形成基层反腐的强大合力。只有这样,才能不断铲除“微腐败” 滋生的土壤,不断增强群众对正风反腐的获得感和认同感。

一、基层“微腐败”特点及危害

习近平总书记对当前基层违纪违法问题作了概括:有的搞雁过拔毛,挖空心思虚报冒领、克扣甚至侵占惠农专项资金、扶贫资金;有的在救济、补助上搞优亲厚友、吃拿卡要;有的高高在上,漠视群众疾苦,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严重;有的执法不公,甚至成为家族势力、黑恶势力的代言人,横行乡里、欺压百姓。这些都是基层“微腐败”的突出表现形式。

(一)蝇贪成群,“微腐败”涉及人员多。农村基层“微腐败”涉纪主体是乡、村、组干部,与身居要职的“大老虎”相比,“蝇贪”人员分布广、数量多、直接侵害群众切身利益。2017年以来,元江县纪检监察机关立案查处违纪党员干部 118人,其中乡镇干部37人,占被查处总人数的31.4%;村“两委”干部34人,占被查处总人数的28.8%;村民小组干17人,占被查处总人数的14.4%;其他农村党员30人,占被查处总人数的25.4%。乡、村、组党员干部被立案查处人数共88人,在全县被查处总人数占比达74.6%,全县10个乡镇均有涉及。

(二)无孔不入,“微腐败”涉及领域广。从元江县近三年来查处的群众身边“四风”和腐败问题典型案例来看,农村基层“微腐败”问题涉及的领域非常广,包括危房改造资格认定和资金发放、农村低保补助资金、生态公益林补偿资金、国家民政优抚资金、扶贫项目资金、各项惠农补贴等民生领域各个方面。

(三)中饱私囊,“微腐败”违纪手段多。2017年以来元江县查处乡、村、组干部“微腐败”案例共93件,给予党政纪处分109人,移送检察机关15人,为国家和集体挽回经济损失979.18万元。其中直接侵害群众利益的违纪案例 49件(含扶贫领域28件),因失职渎职损害国家和群众利益的案例16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等不正之风的案例 15件,涉黑涉恶案例13件。从案例分析来看,侵害国家、群众利益的违纪手段主要有五种:一是利用职务便利索贿受贿,立案29件,占立案总数的31.2%;二是侵占集体资金,立案24件,占立案总数的25.8%;三是贪污、私分国有资产,立案15件,占立案总数的16.1%;四是利用职权以公谋私,立案13件,占立案总数的14.0%;五是巧立名目乱收费,立案3件,占立案总数的3.2%。

(四)顽固滋长,“微腐败”问题易反弹。2017年以来,元江县加大农村基层“微腐败”问题查处力度,重拳惩治“蝇贪”,先后开展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专项行动、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工作、“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持续高压态势,查处了一批基层违纪违法人员,解决了一批损害群众利益的突出问题。但2019年1至7月,元江县纪检监察机关仍接到“微腐败”问题信访举报52件,在监督检查中发现有关问题线索11件,立案审查“微腐败”问题 16件19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9人,采取留置措施2人,移送检察机关5人。这说明在高压态势下,“微腐败”问题虽然得到一定遏制,但不收敛不收手现象仍然存在,“苍蝇”依然扑鼻,稍一松懈便会反弹回潮,更加滋长和猖獗。

(五)基层“微腐败”隐蔽性强,且腐蚀党员干部。“微腐败”本质上是一种潜规则,“大隐于市”且由来已久。比如,基层干部逢年过节请客吃饭,红白喜事收受礼金等。很多人认为这些行为只是人之常情,甚至觉得招待、吃请、送礼、送钱是增进关系和礼尚往来的需要。即使花费的是公款,在少数地方也颇为老百姓接受,甚至对“微腐败”行为听之任之,默许其蔓延开来。有些群众还不明事理,帮着“微腐败”藏着掖着,导致基层纪检部门很难获取有用的违纪线索,无法进行有效查处。“微腐败”虽然涉及的财物金额小、数量少,但是对党员干部的腐蚀危害是不容忽视的。一旦党员干部接受了“微腐败”,就会自然放松自我管理,丧失理想信念,蜕变得消沉、放纵和堕落,积小贪成大贪,由量变到质变,最终一步步走上贪腐之路,失去人生自由和政治生命。

二、基层“微腐败”产生的原因分析

(一)对农村党员干部教育监管不到位。当前部分乡镇党委“主体责任”意识不强,对农村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不重视,尤其是对村、组干部监督管理不到位甚至缺位,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没有延伸到农村基层末梢。此外,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整体水平滞后,软弱涣散问题仍然突出,对支部党员缺乏教育、监督和管理。由于长期监管不力,农村党员干部党性不强,组织、纪律意识较差,违纪违法行为频发,成为管党治党的薄弱领域。

(二)干部思想道德滑坡。少数地方政府过于强调发展经济,而忽视了对基层干部的思想道德教育,致使不少基层干部信仰缺失,道德滑坡,唯利是图。部分基层干部自身素质不高,遵规守纪意识不强,再加上受经济利益驱动,少数党员干部的宗旨意识、理想信念发生了动摇,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思想逐渐淡化,利已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思想开始滋生,进而不择手段弄权捞钱。尤其是少数农村干部自以为是村民的父母官,想怎样就怎样,认为有了好处一定要分一杯羹是理所应当的事。本是老百姓应该得到的粮补、危房改造等补贴款,却被一些村干部想方设法据为己有。少数基层党员干部把“官”看的太重,对“官”定位太高,以为做了官就可以为所欲为,将党风廉政和反腐倡廉建设置之脑后,不去想如何履行为官的职责,只想着行使为官的权利,甚至是完全无视党纪国法的制约,随意挥霍公款,巧立名目搞铺张浪费。还有一些基层干部“财迷心窍”,热衷赌博之术,一次赌博输掉成千上万元,资不抵债,就从小贪小腐开始,逐渐变得为所欲为,慢慢发展为“小官巨腐”。

(三)基层权力监管缺位。村级权力过于集中,村支书、村主任拥有领导决策权和资金支配权。部分村支书(主任)官僚主义严重,大搞“一言堂”,破坏民主监督。村民自治缺乏强有力的制度保障,国家相关法律只是从宏观的角度解释村民自治制度,落实到基层中可操作性不强,行为模式规范也过于空泛。同时,村民自治中配套的制度、机制不健全,规章制度不完备、不细化、不落实,因而难以约束和规范农村干部、群众行为及村级组织具体工作。此外,村民监督小组监督疲软,形同虚设,没有切实发挥监督制约作用。

(四)干部生活待遇较低。目前,基层干部的工资水平普遍滞后于经济社会发展,有些地方基层干部待遇甚至不如餐饮、建筑等服务行业人员待遇。基层公务员处于国家财政工资收入的最底层,90%在科级干部以下,级别和职务工资都比较少,而现在物价增速过快,很多人的工资收入买不起房,养不起家,特别是那些刚参加工作而未享受福利分房的年轻公务员,若无父母的援助,大都穷得房买不起,婚结不起,养活自己都成问题,这样势必会导致一些基层干部铤而走险,从“微腐败”起步,走向贪腐之路。就“微腐败”易发的村干部而言,既不属于国家公务员序列,工资待遇较低,法制意识和规则意识较弱,又得承受“干得多挣得少”“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的压力,使得少数人滋生了“贪点占点理所应当”的心理。

(五)监督机制作用乏力。当前,各级政府关于基层干部的监督制度和管理规定很多,但往往是原则性、纲目性、指导性的,既没有制定出详细配套的实施细则或实施办法,又要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阻挠,制度执行起来非常困难,往往会陷入执行困境。比如,村级民主理财小组和监督委员会未能全面参与村组经济活动,群众监督力度不够。少数村的组长会计出纳一身兼,收入不公布,支出不透明,出了问题说不清。虽然各村都成立了村民监督委员会,但主动监督的少,发现问题也不及时上报,甚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认真履行职责。另外,基层纪检干部工作范围小,长期与本地、本单位干部打交道,遇到党员干部违纪,碍于情面,不敢碰硬,难以有效地履行职责,导致基层干部的监督工作落实不到位。

三、治理基层“微腐败”现象的对策建议

腐败的本质是没有“微”“大”之分的,“微腐败”既是“大贪巨腐”的开端,更是基层党员干部腐蚀堕落的温床。基层“微权力”虽小,但“微腐败”危害极大,事关取信于民,事关执政之基。对基层“微腐败”姑息纵容,就会产生“一窗不补,百窗必破”的“破窗效应”,对基层“微腐败”出狠招,强治理,则是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取得实际成效的关键环节。

(一)落实主体责任,加强对农村党员干部的教育监管。强化乡镇党委“主体责任”和领导班子成员“一岗双责”,切实加强对基层干部队伍尤其是村、组干的教育和监管,通过党纪党规学习、廉政谈话、约谈教育等方式提高农村基层党员干部党性修养,强化纪律约束和廉洁意识。加强农村基层党组织规范化建设,督促村党支部领导班子成员做好廉洁自律表率,并担负起对支部党员教育、监督和管理的职责,把党内组织生活规范运作起来,通过规范管理培养一支讲政治、有组织、有纪律的农村党员队伍,使全面从严治党要求在农村基层落地生根。

(二)加强基层干部思想道德修养。思想道德修养是基层干部预防“微腐败”的第一道防线。要创建载体抓思想道德教育,积极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使基层干部模范遵守党纪国法,继承优良传统,弘扬新风正气,以优良的党风促政风带民风。要充分发挥正反典型教育的作用,在广泛开展向

“清廉为官、事业有为”典型榜样的学习活动,帮助广大基层干部牢固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不断增强服务意识,提高维护群众利益的自觉性和积极性;同时,利用多个平台通报查处群众身边“微腐败”案例,深入剖析典型案例,用身边的事教育身边的人,综合运用警示教育基地、旁观庭审、典型案例说教等形式开展警示教育,提高基层干部拒腐防变的意识,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道德防线。

(三)规范“微权力”运行管理机制。“微权力”失控是产生“微腐败”的根源之一。因此,要对“微权力”进行梳理,完善管理机制,规范基层干部的用权行为。要大力推行“微权力”公开亮权,采取上墙、公示栏、网上公开等形式,依法完整、细化、详细地公开与群众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建档立卡扶贫户、公益林草原补助、教育医疗、征地拆迁等民生热点领域的权力清单,使群众真正看得见、看得全、看得懂、能监督。要根据基层职责和权力运行的特点,整合党风廉政考核、审计核查、财务监督、制度检查等方面的工作,量身打造对“微权力”的常态化监督约束机制,及时对存在的“微腐败”问题亮“黄牌”,对一些苗头性、倾向性的问题进行整改纠正。建立健全相关财务管理制度,加强对乡镇和村组的财务集中统一管理力度,切实加强对财政和集体资金的监管,从源头上预防和治理“微腐败”行为。同时,要进一步规范村务流程化管理,进一步规范公开内容、创新公开形式、简化公开程序,保证村级各项事务都按程序走,增强其公开透明度。另外,要加强对基层人、财、物管理等关键岗位的运行情况的日常化、常态化监督检查,切实规范基层干部的用权行为,使“微权力”运行机制更加程序化、规范化和法制化。

(四)健全基层干部薪酬管理机制。完善基层干部薪酬管理,不仅事关广大基层干部的切身利益的核心工作,也是彻底根除“微腐败”滋生土壤、净化基层干事创业环境的关键举措。要完善村级主职干部工作报酬正常增长机制,严格比照乡镇副职领导干部标准落实待遇,可根据当地财力统筹考虑逐步提高村副职干部待遇和正常退职村主职干部生活补贴,研究探索农村基层干部的福利待遇保障机制,推行村干部养老保险制度,逐步实现基层农村干部的岗位职业化、报酬工薪化、养老保险制度化,为基层农村干部正确行使权力、履行职责创造条件。还可设置合理的激励机制,比如征地拆迁工作量大,基层干部“白加黑”“五加二”地在做工作,那么就可以给予其一定的劳动补贴。要根据各地实际由当地财政确定具体标准,建立健全基层干部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岗位考核绩效奖励机制等,提高基层干部工资待遇,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

(五)及时有效地惩治基层贪腐。纪检监察机关要持续加大“微腐败”问题治理力度,畅通县、乡、村三级信访举报渠道,加大涉农涉民生领域问题线索排查力度,严肃查处群众身边的“微腐败”问题,并公开通报曝光,形成有力震慑,在农村基层营造“不敢腐”的氛围。对不认真履行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认真履行民生资金监管责任的相关责任单位、责任领导和责任人,要通过约谈函询、诫勉谈话等方式教育提醒,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严肃追究党纪政纪责任,以严肃问责推动责任落实。同时,要把一些基层干部抓党风廉政建设不力、分管范围内发生违纪违法问题不认真查处的作为责任追究的重点,查办一批典型的“一案双查”案件,解决“不敢追究”“不想追究”“不愿追究”等问题,增强基层干部履职尽责的自觉性和积极性。要建立完善基层解决实际问题的工作机制,引导群众依法有序地参与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形成反腐倡廉的整体合力,维护和保障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元江县纪委监委案管室 苏和平)

本站点所有内容为中共元江县纪委 元江县监委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及建立镜像
版权所有:中共元江县纪委 元江县监委主办
制作单位:玉溪网